快乐赛车大作战破解版
搜索
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风情 查看内容

小城宝应故事多,城南旧事余味长!

2019-1-5 17:18| 热度:4330 ℃ |作者:老八点|来源:晚安宝应|我要投稿

宝应老城南有小戏园,有老浴汤,有剃头挑子胭脂铺,有八扇门开的大食堂……夏天的清晨,静修庵巷外就会有身着蓝衫,发系丝帕的女子,手挽着细巧的竹篮:里面躺满了结实的玉兰,秀气的茉莉。沿着小石头街一路叫卖,细细的声音粘着花香沾着 ...

  宝应老城南有小戏园,有老浴汤,有剃头挑子胭脂铺,有八扇门开的大食堂……

  夏天的清晨,静修庵巷外就会有身着蓝衫,发系丝帕的女子,手挽着细巧的竹篮:里面躺满了结实的玉兰,秀气的茉莉。沿着小石头街一路叫卖,细细的声音粘着花香沾着露水。

  冬日的黄昏有点散,有些快。奶奶惦着小脚,把热婆子(全身荸荠色,带铜把的暖壶)灌满,从铁盒子里摸摸索索数出几块饼干,哄着穿开裆棉裤的孙子孙女,围坐被窝里。她就瘪着嘴一遍一遍地讲着从前啊从前啊的老城南……听得城墙根都起了茧,孩子们早已昏昏然。

  天幕一下就拉黑了视线,老街上的风溜过去滚过来,一片树叶也不曾见。

  “笃笃,笃笃笃?#34180;?#31491;笃,笃笃笃”两短三长的竹梆声,由远而近,?#25159;?#33267;强,从巷到街,从东贯西地敲打着传来。屋里屋外的大人小孩一听就知道是卖馄饨的老爹来了,场面一时间就会陷入极度混乱……

  老街的夜晚是冷清的,路灯?#19981;?#33945;蒙的,愈发显得孤单空寂。偶有夜行人也?#22681;?#32039;耷拉下绒帽的?#34903;?#32819;朵,吭着气地撒腿狂奔。梆子的声音逐渐清脆了,有一团菊黄色的光从大地的东边向西移动,移动一下,光就向?#19968;味?#19968;下,移动两下,梆子声?#22836;?#36865;出两下……整条街被柔和的光晕一段一段地笼罩着,一截一截的空气也随着温热的光影,袅袅的雾汽一下子就活泼开朗起来。

  老爹挑着一副“骆驼担?#34180;?#19968;头是放烧柴的行灶,冒着烟气水汽,一头是碗具和?#38745;?#25110;煤球。中间一?#25293;?#27249;抽斗则放着面皮、肉馅、酱料。光晕在不紧不慢地移动里越来越近,才看清老爹的右腿不太利索,似乎比左腿要短缺一点。一步一抻,一摇一晃。

  站路边抱着保温瓶跺着?#34261;?#30528;买馄饨的并不多。张爷今晚值夜班,吃碗热乎的去熬夜;李?#25671;?#22823;重?#20445;?#26412;地人称第四代为大重chong孙)“做小狗?#20445;?#23567;宝宝感冒了不舒服了,当地人就改口说做小狗),巴巴地等着这一口;周家老太?#34013;?#24555;脱落光了,滑溜溜软乎乎的馄饨可以对付对付瘪瘪的胃……

  “来碗馄饨。”老爹听了并不接?#21834;?#36335;边歇担,马灯高挂担头,滚汤里下料(生馄饨)配菜在各?#28304;?#26469;的?#19968;?#20160;里搁好,倒半碗汤,熟馄饨起锅,盛进去,热汤一冲,香气四溢,馄饨像一朵朵百合,挤挤挨挨地在汤面浮起。

  大雪已过。寒冷的日子里,最适合吃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。

  麻溜收拾好行?#20445;?#31491;笃,笃笃笃”竹梆声又在那一团菊黄色的光晕里,在风声里,在期待里笃笃地向西前?#23567;?/p>

  县二院(县城镇医院)在老城南最南边。这里四路泰坦,八方互通。北墙脚下有一空地,地势稍稍有点东西倾?#20445;?#19968;顶四方半旧?#30528;?#24067;,四角分别绑扣树干,这顶?#24052;?#23376;间”就是馄饨老爹的最终歇脚之地。

  下夜班的,放晚学的,看夜场的,出苦力的……不管夜多长,黑多深,在最冷最饿的时候,心里都会有一盏灯在次第地点亮。有雾的夜晚迷了方向,走着走着就看见那团似乎响着嗞嗞声的灯光,就像是自?#20197;?#21488;炉膛里透出来的人间烟火,慌乱的心立马就踏实安定。

  老城南的最南边,在瑟瑟的冬夜,一位老爹,一副“骆驼”担,挑高的马灯,冒热气?#21335;?#21619;……在隆冬岁末里一直守着单调的古板的老城南人的梦和风雪夜归的你。

  年少时,每逢着生日(家里姐妹有冬腊月过生日的)或“冬至”这样盛大的日子,母亲就会很大气地领着我们光顾老爹的“店铺?#34180;?#22312;柔和的灯光下,嫩滑的馄饨面皮晶莹剔透,薄可见字。如绉纱般在清汤中飘散开来,裹着紧致微红的肉馅。勺起一个滑入口中,欢笑着惊叹一声,全身都温暖起来。母?#36164;?#20174;来都不吃的,坐在灯光里安静的等着我们。偶尔从吃馄饨飘渺着仙气的缝隙里抬起头看一眼母亲,竟觉得母?#36164;悄敲?#30340;美丽。

  一碗馄饨,就是一碗母亲的年?#38534;?/p>

  一碗温热的馄饨,陪伴我们度过了多少儿时的漫漫长夜。

  似乎没人知道老爹的名姓,他?#36335;?#29983;来就是挑着馄饨担的。

  他的馄饨担子用一根黑黝黝的扁担挑着,担子的前一头是一个看不出?#26087;?#30340;木箱,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包好的馄饨以及各种作料、碗筷、暖壶、锅等家什,后面一头是一个始终燃烧着的小?#38745;?#28809;或者煤球炉。

  在我的印象中他从不随便坐地摆摊,而是挑着担子慢吞吞地好像散步一样在大街小巷转悠,有时轻轻地吆喝几声:“馄饨哟。”?#24039;?#38899;苍老沙哑,在寂静的夜晚格外清晰真?#23567;?/p>

  儿时的记忆里总是带有一种雾气的味道?#21448;?#19981;散。四十年过去了,偶尔有个声音在身后响起,不由怔怔地猛一回头,熙攘的人群中却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听不见。

  后来时不时的会听到老城南的老人说起:老城南的罗巷口有一位年轻的母亲,牵着穿虎头鞋的孩子,轻轻地?#25285;?#21435;吃馄饨。

  图/陈亮;文/老八点

  本?#21335;?#26202;安宝应(ID:waby2018hh)出品,宝应生活网经授权转载。

       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,本文链接:
    1、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“宝应生活网?#34180;?#32593;友投稿?#22868;啊?#26412;站”的所有文字及图片,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?#23567;?/font>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,?#24039;?#19994;转载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作者、出处链接”,谢谢合作。
    2、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,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?#28020;?/font>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,或有侵权之处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?#22681;?#21450;时进行删除屏?#26410;?#29702;。
    3、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、?#22987;[email protected]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“宝应生活网?#34180;?#24494;博@宝应生活网,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、意见反馈,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。[投稿邮箱/[email protected][本文编辑/信息员 
     我要分享:
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
快乐赛车大作战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