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赛车大作战破解版
搜索
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

水芹:村子里叫水芹的女孩特别多

2019-2-27 21:26| 热度:1140 ℃ |作者:杜怀超|来源:宝应日报|我要投稿

村子里叫水芹的女孩特别多,多到一家往往都有好几个带“芹”字的,什么水芹、小芹、海芹或芹芹。这些命名在今天看来十足奇怪。方块字那么多,乡间的名字为什么就那么几个?模糊与混沌,很多时候在喊水芹的时候,喊成了另外的人了。张家的 ...

        水芹

        杜怀超

  村子里叫水芹的女孩特别多,多到一家往往都有好几个带“芹”字的,什么水芹、小芹、海芹或芹芹。这些命名在今天看来十足奇怪。方块字那么多,乡间的名字为什么就那么几个?模糊与混沌,很多时候在喊水芹的时候,喊成了另外的人了。张家的水芹和李家的水芹,同样分不清,但他们无所谓,各自的家人总是能够分得清楚,不管是看背影还是黑暗中倾听她的脚步,没有一个认错自己儿女的。

  我就是这样认识水芹姑娘的。准备地说是认识了一群水芹这样的姑娘。我们都像在村庄之外一群野生野长的水芹菜,在风、阳光、雨露和尘世的?#26223;?#37324;?#25293;?#26080;人地生长。土,土色、土味和土命,成为我们生命最初的原色。我们长在土里,走在乡间的阡?#21543;希?#21507;着田野里生长的?#23433;耍?#21917;着小溪里的生水,然后在村后的土地庙里,上着古老的启蒙课。学堂内,观音、雷神以及各种民间的神佛,是隐遁在黑暗中的文字,在渐渐开明的日子里隐退。神台已成为讲台,神佛则被村里的学究所替代;神龛,成为我们写字阅读的课桌。当然,村里那些念旧的老人,则会在无人的夜晚,把那些神像移请回家,继续青灯古佛,执著于内心的宗教。回望村庄后?#20197;?#38382;过父辈,那时村里众多终日烧香祈祷的人都在神龛前默诵,所为何故?父辈曰:活着、健康和平安。仅此而已。

  我和水芹一样,成为我们村里最早背起书包、走进学堂、谛听大地心跳的人。

  水芹比我姐姐们幸福,至少水芹有机会上学。我清晰记得,对水芹的关注是从童年开始的。物质的充盈,人类的嘴巴早?#35328;?#31163;了这些?#23433;藎?#20182;们把那尖尖的嘴?#25237;?#20934;了动物血肉、内脏和机器产出的膨化、烧烤食品产生兴趣。失去人类嘴巴关注的水芹,依旧没有逃脱其他动物的关注。旧时,我经常和村中的水芹姑娘们背一竹?#28023;?#22312;野地中打猪草,醡浆草、?#30331;?#23376;、荠菜、水萍、水芹,都是我的囊中之物,都是成为猪、牛、羊等动物的三餐。

  堂弟姊妹七个,他老小,水芹是他三姐。他还有五个姐姐分别是海芹、美芹、丽芹、香芹和晓芹。堂弟说,自己就像那只圈养的猪,靠着几个同血缘的姐姐,用青春和生命的血液营养自己。堂弟从中学开始,猪式的生活就开始了。乡村门楣下,谁家能供养起七个人的上学?所以选择堂弟上学,成为海叔、婶娘惟一的选择。那把打猪草的刀,一下子就斩断了六个姐姐的学堂目光。农田、农活、农事,成为日子的主旋律,锅台、乡场和田野成为水芹们一生的水域。

  堂弟考学不?#24120;?#20013;考落榜。全家蒙上一层厚厚的冰?#22330;?#28023;叔和婶娘做出了有史以来,小村最为大胆的决定,派海芹外出打工。按照村里的习俗,穷死不打工,出门的日子艰涩。其时海芹刚好出嫁不到一年,被海叔毅然决然地召回,同时召回的还有海芹的丈夫。第二天一早,随着第一声鸡鸣,海芹和她的丈夫离开了家门。9月份开学,堂弟捧着海芹打工挣来的钱,如愿以偿地到了外地一所中学开?#20960;?#35835;。

  堂弟回忆往事,泪水总是不住地涌出来。高二那年,堂弟再次复读了。衰弱的身体加上营养的不良,还有不分昼夜的学?#22467;?#36843;不得已,堂弟住进了医?#28023;?#19968;住就是一学期。在医?#28023;?#22530;弟说他啥都不想,就是每天看着上方雪白的天花板,以空白阅读空?#20303;?#22681;是白的,病是白的,生命是白的,生活也是白的。惟一的红色,就是护士来给他吊水时从血脉里涌出的一滴或者几滴猩红的血,但转眼就给这弥漫的白色漂白了,淹没了。当堂弟从医院回到家时,二姐美芹、三姐丽芹去了南方那个叫着东莞的地方,彼时,正在电子生产线上开?#23478;?#20065;的打工生涯。二姐二十一岁,三姐二十岁。生存、生活与年龄无关,与命有关。

  堂弟考上大学时,喜讯接踵而来。二姐、三姐相继传来结婚的消息。多重喜悦让堂弟倍感兴奋。姐姐们能找个好归宿,做弟弟的再高兴不过了。大姐一家的倾情付出,已经把她们折磨得够艰难的了,至今还没有自己的房子,孩子也没有生一个,所有的精力都在打工挣钱,供养自己读书。然而堂弟没想到的是,二姐、三姐的婚事居然如此草率,对象是同一电子厂的工人,当天领过结婚证,第二天就进了工厂。据说对象一个家是贵州的,一个是云南的。堂弟打电话给二姐、三姐时,嚎啕大哭。海叔在屋子里抽着烟,婶子在墙角抹眼泪。堂弟听到母亲说了一句,这下好了,海芹负担轻些了,美芹、丽芹?#25237;?#35937;也该分担些了。泪如雨下。堂弟后来知道,姐姐们?#37117;?#20113;南贵州,是无奈的事,有谁愿意把自己从江南之地?#37117;?#39640;原山区?为了供养堂弟,姐姐们赌了青春还有婚事甚至一生的幸福。

  堂弟说,还好,我们都没有成为作家小说中的?#24052;?#33258;强”。堂弟大学毕业后,留在国内一线城市的建筑设计?#28023;?#39640;额的工资,把一个家逐渐支撑起来,在城市中央拥有了自己的住房,成家立业了。这是我们泥土里长大的孩子最高的丰碑。现在,堂弟这次回老家,就是要把海叔带走,婶娘早?#35328;度?#20102;。留在故乡或者记忆中的只有这衰败的破旧的茅草屋了,还有村外那一池野生的水芹。那些水芹般的姐姐们当年均?#37117;?#20182;乡,成为?#36136;?#20013;的七仙女。堂弟一脸哀伤,不知道姐姐们过得好吗?

  惟有梦里相见,或许一生也难以相见。(宝应日报)

       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,本文链接:
    1、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“宝应生活网”“网友投稿”?#21834;?#26412;站”的所有文字及图片,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,非商业转载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作者、出处链接”,谢谢合作。
    2、本站转载自其他?#25945;?#30340;文字及图片,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?#28783;?#20869;容的真实性。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,或有侵权之处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进?#29481;?#38500;屏?#26410;?#29702;。
    3、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、?#22987;[email protected]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“宝应生活网”、微博@宝应生活网,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、意见反馈,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。[投稿邮箱/[email protected][本文编辑/信息员 
     我要分享:
下一篇:朝中措上一篇:七绝 • 宝应四咏
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
关于我们
网站简介
成长历程
联系我们
网友中心
投稿专区
赞助我们
免责声明
服务支持
资源下载
宝应搜索
极速云搜索
关注我们
官方微博
官方空间
官方微信
返回顶部
快乐赛车大作战破解版